您好,欢迎访问柔丝发制品官网!
17778012932
微信同号

头发价格

联系我们

北京收头发_天津收头发网

地址:北京中山北路159号
手机:微信同号

咨询热线17778012932

小时候卖头发

发布时间:2020-08-22 18:10人气:


我在鲁西平原长大,小时候最常看见的景色就是一望无垠的绿色的麦田、金色的麦田或者绵延到天边的黄褐色的耕地,种玉米的季节一般不会去田里溜达,害怕青纱帐里藏有坏人。

 

80年代,整个华北平原上粮食的产量刚有起色,大部分家庭交了公粮之后,刚刚能解决温饱需求,还在追求生存安全感的道路上努力。5、6岁的我刚开始跟着姐姐一起去念书,每天最大的盼望就能驻足在校门口的零食摊旁边看一会,看大大卷、大白兔、八仙茶、唐僧肉、5分钱4个的水果糖,只是看,很少会吃到。

 

那时候没有给孩子零用钱这一说,以至于看到作文上有些小朋友写到存钱罐,会觉得好像不是同一个世界,有钱放存钱罐里干啥?

 

姐姐很会打理头发,同龄的小伙伴只有她拥有一头乌黑如云的及腰长发,并且她每个星期六放完学必须要烧热水洗一次头发,那时候的洗发水没有什么滋养、补水、抚平毛躁这些玄之又玄的功能,只有杀灭微生物这一个需求,微生物种类主要有虱子、跳蚤……

 

那时候几乎所有的农村孩子头上都曾出现过这些东西,但是我在姐姐头发上从来没发现过,她甚至为了尽最大可能远离这些小可爱,每周她洗完头之后还要摁着我给我洗一次头,以至于我到现在只要热水淋在头上,鼻端就会下意识地闻到硫磺洗发膏的味道。

 

小学2年级的暑假,姐姐的头发更长了,发质好到能从太阳那里反射出刺眼的光,同样的弹力绳扎头发,别人能扎4、5圈,她只能扎3圈,发量太多了,我都替她感觉热。

 

有一天中午,父母在讨论新学期我们的学费又涨了,变成每人45元了。我那时候对钱的概念很不清楚,只是揣测着如果45元全部买成大大卷,应该够我和姐姐吃到过年,母亲说:

“妮儿(姐姐)也大了,识字也不少,干脆不去了吧,在家里也是个劳力。”

 

父亲直截了当:

“那不行,学,是必须得上的”

 

姐姐扭开头盯着地,也不说话。

 

那天下午,村子中间远远传来吆喝:

“收头发、换针线喽”

 

姐姐似乎突然有了精神,拉着我一路跑到村子前街,看见一个货郎骑着自行车边走边吆喝着收头发,她问:

“头发咋收?”

 

货郎下了自行车,扭头看了一下姐姐:

“一扎5块,让我看看你头发几扎了”(一扎是我们的方言,就是拇指和食指张开后两个指尖的距离)

 

我们走近,他用手一扯,就笑着说:

“闺女,你这头发好,我给你6块”

 

量完后,3扎,姐姐突然把头发收起来:

“给我25,不然就不卖了”

 

货郎一笑:

“那不行,我赔本了,最多给你20”

 

我也忘了接下来的砍价过程,最终姐姐的头发以24元的价格卖了。

 

货郎拿着剪刀,几乎贴着姐姐的后脑勺,把姐姐的头发辫剪了下来,剪完后,姐姐看起来又陌生又搞笑,我笑着说:“姐你的头发像咱家的老母鸡尾巴,都是秃的。”

 

姐姐拿好钱,揣进裤子兜里,我心里忍不住扑腾扑腾地跳,这是多大一笔钱啊,开始盘算着能买多少好吃的。

 

回到家,姐姐一声不吭,拿着小镜子坐在门槛上反复照自己头发,我四处赶着家里的鸡想引起姐姐的注意。

 

傍晚,姐姐把晚饭做好,父母从田里回来了,看到姐姐,父亲一惊:

“头发呢?”

 

我接上话

“她把头发卖了,24块钱呢”

 

父母互相看了一眼,也没继续说话,吃饭时,姐姐从兜里把钱掏出来,递给父亲:

 

“给我们交学费”

 

父亲没要,他放下碗:

“你放着吧,别操心学费,你留着和你弟弟一起买点本子笔”

 

姐姐把钱扔到桌子上,头一低,豆大的眼泪就淌下来了。我也慌得不知所措,没有头发辫的姐姐看起来陌生了很多,晚饭就这样沉默着结束,后来直到开学,姐姐都很少像之前那样孩子王似的“意气风发”,似乎一下子变得安静了,不过那个学期,姐姐给我买了好几次大大卷,超甜的。


推荐资讯


17778012932